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去哪养老帮

 找回密码
 【立即加入养老帮 养老问题随时帮】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07|回复: 1

在京“随迁老人”调查:家庭里的失意者 社区中的“隐形人”

[复制链接]

3

主题

4

帖子

17

积分

养老帮初级会员

Rank: 1

积分
17
发表于 2018-8-3 14:59:22 【手机注册养老帮,查看最新本地养老院排名养老机构口碑】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去哪养老?现在注册养老帮,查看本地养老群、最新养老院排名、养老金调整方案等全部养老消息,探讨抱团养老,并有机会加入平盟养老,享受优质养老规划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加入养老帮 养老问题随时帮】

x

  
北青深一度
5小时前 · 北京青年报深度报道部官方头条号
记者/张帆 实习记者/张锐

编辑/ 宋建华



等待子女回家的随迁老人

沈薇来北京八年了。前六年是为了女儿的婚姻大事,后两年,是因为小外孙的降生,她成了“带娃老人”。


《北京社会治理发展报告(2016—2017)》指出,随迁老人,是指因照顾晚辈生活或养老等需求,随在京落户的子女生活两个月以上的老年人。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此前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现有随迁老人近1800万,占全国2.47亿流动人口的7.2%,其中专程来照顾晚辈的比例高达43%。


沈薇的故事,是这1800万随迁老人的缩影,他们承受着带娃的艰辛,经历着与迁入地的隔阂,有人希望能“减刑几年”早日还乡,有人割舍不掉对儿孙的骨肉亲情,有人积极地融入新的圈子,也有人逐渐变成了社区的“隐形人”。


这座偌大的北京城有数十万个沈薇,徘徊在去与留之间。

进京带娃

沈薇来北京8年了,最开始是为了女儿的婚事。大学毕业以后,女儿留在北京工作、拿到了户口,但到了29岁也没找对象。

2010年,才下火车,沈薇就去了中山公园的相亲角。此后几年,她总会出现在这里,她随身带着写有女儿信息的纸条,碰上合适的,就聊上几句。沈薇通常在相亲角待到下午四五点,赶在晚高峰前搭车回家。

沈薇开始了“候鸟”式的生活,两个月在东北老家、两个月来北京,主要就是帮女儿找对象。期间,还经历了几次并不成功的相亲经历。

终于,在2016年,女儿结婚了,沈薇心里踏实了。但生活的步调几乎没给她喘歇的机会,半年后,小外孙降生了。为了帮忙照顾孩子,沈薇和老伴儿两个人,彻底在北京安顿了下来。

和沈薇一样,张大国也是因为孙辈的出现,留在了北京。今年初,因为儿子生了二胎,他被“急召”进京带娃。这个65岁的河南许昌农民,带着老伴儿离开了老家200多平的二层小楼,搬进了北京昌平的一个小区里。

用了五个月的时间,张大国逐渐习惯了从田间地头到童车尿布的过渡,如今,他已经能有模有样的抱起小孙子,侍弄他的穿戴和卫生。

赶上周末,张大国的小区里来来往往、全是推着婴儿车的老人,和张大国一样,他们大多不是北京本地人,山东、湖南、河北……南腔北调聚在了一起。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此前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现有随迁老人近1800万,占全国2.47亿流动人口的7.2%,其中专程来照顾晚辈的比例高达43%。

传统文化中的“父母在,不远游”,如今已经在现实中翻转。北京大学人口所教授穆光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将城市“老漂族”的不断壮大,归为中国人口城市化水平不断提高的结果。

同一屋檐下的三代人

2018年7月的一个上午,沈薇1岁半的外孙子已经会走路了,不过张口能叫出的亲人还只是“妈妈”。

沈薇的身体不大好,女儿女婿上班时,老伴承担了家里主要“带娃”的工作。整个上午,他都不得空闲,抱着孩子把尿、带着玩玩具,还要插空教些基础的知识:“爱迪生发明了什么?谁发明了电灯?”。

中午,孩子睡着了,沈薇的老伴也终于可以歇会儿了,他躺在垫子上睡着了。铺地垫子的屋子,是专门为孩子开辟出来的,隔了不到5米是女儿女婿的卧室,中间夹着的这狭小的空间,就是沈薇和老伴的卧室。

根据《北京社会治理发展报告(2016~2017)》上的统计,随迁老人来京原因主要是“照顾子女及孙辈”,占总样本量的83%。从调查对象的居住情况来看,选择“与子女、孙辈同住”以及“与配偶、子女及孙辈同住”的老人分别占据39%和43%。

这一连串数字的背后,是三代人同在一个屋檐下,因为观念和习惯不同产生的矛盾,在每个细枝末节处闪现。

在沈薇外孙的房间里,放着小小的篮球架、各式各样的玩具车,还有一套200多元的英文名著。在沈薇的强烈要求下,女儿女婿才又买回来一本《三字经》,而沈薇和老伴也会给小外孙子讲孔融让梨和司马光砸缸这类的故事,“这个是代沟”,两位老人想让孩子多了解一些传统文化。

相比之下,张大国则根本不会参与孙辈的教育,“俺是农村人。没上几年学,小孩教育一概不懂,俺只管带。”

除去教育问题,还有儿女出于好意的举动,却也因为观念的不同造成了分歧。沈薇女儿担心父母太辛苦,就请了个小时工,一个小时30块,帮着分担些家务活。来的是位阿姨,四十岁出头,四川人,会做水煮肉片,人“挺会来事”。

不过沈薇还是觉得别扭,老想把对方退掉,“我是劳动人民出身,从小就干活,瞅着人家干活我不得劲,我还得跟着干”。

阿姨做菜时,沈薇老是帮着打下手。有时候,阿姨来之前,沈薇就已经差不多把活都干好了,因为身体原因干不了的,她也不好意思使唤对方。无活可干时,她就跟阿姨唠嗑,一唠就是一个小时。

“雇保姆最忌讳跟人走的太近了,会让她界限感变模糊。但我妈老给阿姨造成这种错觉。”在阿姨的去留上,女儿和沈薇一直存在着分歧。张大国在这点上有类似的看法,“你雇保姆,掏钱再多,不放心,保姆啥事都能干出来。”

更麻烦的,则是婆媳、翁婿关系这类的家长里短。没念过几年书的张大国,说起儿子来很骄傲,说起儿媳来,把头往后一仰,“噫——”。儿子和儿媳妇是研究生同学,毕业后进了国企。儿媳爱干净,给张大国约法三章,进门必须换拖鞋,喝水前必须洗手。“噫——”,张大国说,农村人过去哪讲究这个!

沈薇也深有感触,“二孩”政策放开以后,她住的大院里房源变得紧俏起来,“老人都来带孩子啊”,聚在一起聊天的话题总是家里的那些事,三个里总有一个没少为家庭矛盾烦心。

沈薇认识一对老两口是吉林小县城的,50多岁跑来北京给唯一的儿子看娃,顺带找了份擦泳池和扫宿舍的工作补贴家用。儿媳妇是城市人,工作是教学生画画。两家家庭条件悬殊,矛盾也因此而起。

闹得不可开交时,老两口只得搬出去重新租房子住。有一次沈薇看到老爷子买了两根排骨回来,问他,你一大家子人咋才买两根排骨呢?对方苦笑,哪一大家子人,就我和老太太两个人,啥都不在一起了。沈薇后来看到,这家的老太太,常常一个人跑到操场,眼巴巴的看儿媳妇带孙女玩,却靠近不得。

还有一次,沈薇带外孙子去体检,碰到院里一个老人也领着外孙女过来,沈薇夸了两句自家女婿能干活,对方一惊,“我在这院这些年还是头一次听说夸女婿好的”。

原来,这家的情况正相反,老太太是城里人,女婿是河南农村来的,女儿当年被妈妈逼婚逼得紧,草草找了个对象,结婚时老人就不同意,没少数落女婿,后来说得多了,女婿索性啥也不管了,“孩子自行车坏了也得老太太修”。



☝找了平盟养老帮,再也不为养老着急了✔平盟养老帮®作为正规养老大品牌(商标注册号22544161),给您提供全方位的优质养老帮助。养老是大事,耽误不起,如果您现在有任何问题,请立即电话咨询18201012949,获得平盟会员资格后,再 加平盟养老帮官方微信☞
养老帮 帮养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4

帖子

17

积分

养老帮初级会员

Rank: 1

积分
17
 楼主| 发表于 2018-8-3 14:59:45 【手机注册养老帮,查看最新本地养老院排名养老机构口碑】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位在社区捡垃圾的老人  社区里的“隐形人”  外孙女看着眼前的这个老人,唤她的名字——岳芳,老人转过头来,也看着外孙女,眼神空洞。  她几乎再也认不出眼前的亲人了,包括女儿、女婿和外孙女,她患的是阿尔茨海默病,俗称“老年痴呆”。在她身上,记忆放佛被时间的巨怪吞噬掉了,她如同变了一个人,有时很少讲话,有时又会很“不讲理”,半夜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像个“游魂”,把一家人全部叫醒。  十年前的岳芳不是这样的。2007年,她77岁,正式随子女定居到北京,河南县城里的老伴去世三年了,老房子也被卖掉,她没有退路了。在北京这一住,就是10年。  很难说,岳芳的身体状况和她进城后的经历有怎样的关系,但这些年,她过得确实并不顺遂。  刚来北京时,外孙女正上初中,处在叛逆期,和父母间“战火不断”。一次,外孙女因为英语考试成绩跟父亲爆发了激烈的争吵,还拿刀子伤了自己的手。岳芳看得心疼,想缓和矛盾,上去说了一句,要不让孩子今天晚上跟我睡吧?“你不要插手!”女婿吼了一声,把岳芳噎住了,一个人回了屋。  周围的环境对岳芳来说也并不“友好”,北京是个讲文明、讲规则的大都市,这里有十多条地铁线和一千多条公交线,可岳芳大字不识,又不会讲普通话,她连公园的门也进不了。  在北京,岳芳的社交圈子被收缩进四四方方的家属院里,能聊上几句家长里短的邻居倒也有几个,但大院老人流动性大,跟她要好的后来都离开了北京,剩下的,嫌她耳背,方言也不相通,聊几句便进行不下去了。  无论对内对外,这不再是一个岳芳能掌控的世界。变化悄然发生,只是繁华都市里,升学、工作的节奏不容打断,岳芳变成了家庭和社区中的“隐形人”,相比饥荒年代,她已经吃穿不愁,但却愈发沉默。  同样来自农村的张大国也常有这种“融不进去”的感觉,在老家农村,他喜欢上邻居家串门、聊天,再喝上半斤白酒,而现在呢,“都关着门,对门的都不认识”。  一些个人的“习惯”似乎也并不适合城市。北京某小区的论坛上,曾有住户反映有人把捡来的垃圾堆在楼道里,大家一度把责任归咎在“随迁老人”身上。在沈薇住的家属院里,也有很多农村来的父母捡拾废品。有个老太太,丈夫是军级干部,自己却成天掏垃圾箱,“她说她孙子补课,一个假期补一个语文就要两万,不捡点也不够花”。  连张大国自己也动过捡废品的念头,但遭到了儿媳的反对,理由是怕有细菌,让孩子得了病。  “虽然都说首都北京好,但那对我来说一点用没有,我是在这挣钱呢还是天天住在繁华的地方?没有,在这院里,我都体会不到这里是北京,我就觉得这个院挺安静的,人少,安全。”沈薇说,她还是想东北,不仅因为那里生活水平低,更因为那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那里有她相熟的朋友、亲戚,大家可以随时走动,有时走在大街上,她就能碰到熟人。  沈薇记得,女儿还小的时候,她领着女儿从老家上北京旅游,逛颐和园、爬长城,现在女儿长大了,母女俩调了个个儿,是女儿领着她上故宫、北海、颐和园,女儿还带她去看芭蕾舞,听交响乐,“在国家大剧院,票可贵了,我说妈妈没有那细胞,不想听”,沈薇笑着说。  女儿工作忙,也不可能总陪在她的身边。一度,沈薇就趁在大院食堂里吃饭的功夫,跟在那里就餐年轻学生们聊聊家常,或是靠女儿借来的杂志打发时间,“有时候她领我上图书馆,一坐能坐半天”。  “活跃分子”和沉默者  对于外地来京打拼的年轻人说,时间可以是靠孩子的身高来丈量的,也可以是靠房贷的还款期来丈量的,忙碌起来,日子可以过得飞快,这是留在家中的随迁老人所体会不到的。  《北京社会治理发展报告(2016—2017)》里也指出,随迁老人跟随子女来到新的生活环境,出于语言和生活习惯差异、亲朋旧友远离等原因,对迁入地生活产生一定的隔阂。加强随迁老人的社会参与,促进他们尽快与社会生活融合显得尤为重要。  耆乐融长者关爱中心是一家专注于精神养老服务的公益性社会创新组织。2014年,耆乐融通过政府资金支持,在朝阳区莲葩园社区开展“燕-京”外地在京老人社区融入计划,项目持续了两年,目的是通过一系列活动,吸引“老漂族”们走出家门,融入在地社区生活,同时协助他们进行心理调适和解压,学习隔代抚育知识和方法,促进家庭代际之间的和谐相处。  同时,耆乐融还协助社区的随迁老人建立自组织,互帮互助,积极参与到社区建设中。负责人卞学忠说,关注到随迁老人这一群体,源于自己的父母和邻居也是随迁老人,他们也曾有过种种难以融入的经历,“外地老人能不能真正融入社区里,第一个看他个人的性格、心态的开放度。第二点,在于社区能不能给他们提供一些可以参与、发挥的机会和空间”。  外地在京老人社区融入计划开展时,邵平是莲葩园社区的党委书记。后来,邵平调到相隔不远的绣菊园社区,在这个位于北五环外、居住着一万多人的社区,外地老人占了三分之一,“几乎都是投奔子女来的”。  在绣菊园开展社区活动时,邵平发现,传统的写书法、学英语等活动已经吸引不到更多的人了。她借鉴先前与专业组织合作的经验,请来工作人员,教老人们用瓦楞纸叠出故事情景,也教他们做口红、做肥皂。  邵平发现,活动的新颖性和专业性增强以后,他们只管把通知往微信群里一发,很多老人就会积极主动报名,“以前我们是凑人数,现在我们还得限制人数,就卡30个人”。  “有的老人,可能刚一来,就先找居委会,问问你这有什么活动啊,都什么时候开展呀,这种人你就能看出来,他在老家的时候肯定是一个活跃的分子,这种人就能很好地融入进来。有的人可能就不是,嘴闷一点,可能他也就看个孩子,或者在公园里头溜达溜达”邵平说。  有时,随迁老人们来北京的根本“职责”,也会成为阻碍他们“走出去”的门槛。  沈薇的老伴退休前是厂里的工会主席,热心肠,跟谁都能唠上两句。退休以后,他来北京陪女儿,每天下午4点都去大院里的球场打乒乓球、羽毛球,结识了一帮球友。  后来,球友们发现,老人不怎么来了。一打听,原来是家里有小生命降生了,“最主要是带孩子没时间了”。  卞学忠发现,在一些外地随迁老人中间,其实也存在着文化层次、消费观念、风俗习惯等等的差异,北方老人跟南方老人比,观念上也不一样。例如,有的老人可能在社区搞活动时,会问问有没有礼品,没有可能就不来了。而有的老人就会觉得,我如果喜欢我就愿意参加。  即使在异乡,老人们仍然习惯和那些脾性、习惯相近的同伴在一起。同一小区里,张大国原来有个老乡,两人总是一起坐车出去玩,圆明园、十三陵,去了不少地方。直到后来,老乡从北京走了,张大国身边也就此少了一个朋友。    社区内老人活动的通知  留下的和离开的  卞学忠在开展公益项目时发现,在北京,一些较为活跃的随迁老人,已经成为了社区工作、社区活动的骨干力量,甚至已经成为了社区的意见领袖。  住在朝阳某社区的李鸿强就是这样的“骨干力量”之一。李鸿强是天津人,退休前在一家大国企当办公室主任,退休后又在一家私人企业干了10年,手底下管理过几百上千人。  2003年,他随妻子和孩子搬来北京,刚来北京时,李鸿强觉得,北京太大了,“东城西城转一圈”,不像天津,“那里城市布局比较紧凑。”  彻底退休之后,李鸿强加入了社区里的合唱团,并且担任起了组织工作。他后来把合唱团的队伍扩充到四五十人,后来又组织起了民乐队、舞蹈队等组织。  “我们的目标就是玩来了,既然是玩就要高兴。玩中求乐,广交友。”在组织活动中,李鸿强也总结了一些制度,比如,进入合唱团,没有门槛,什么都不会也没关系,来了可以边听边学。碰到来报名的农村老人,也得多关心他,说话和气一点。  然而,像李鸿强一样在北京留下来且积极融入社区的老人仍是少数,“大多数随迁老人仍然是沉默的”,卞学忠说。  李鸿强的选择是努力融入,他觉得群居的人都需要朋友,进入新环境就要建立新的宜居环境。而张大国心里想的是,希望儿子儿媳妇能早点“放行”,让他和老伴“告老还乡”。  沈薇已经在北京连着过了两年“四人围一桌吃饭”的春节了,她想念在东北老家,一到过年,总能凑齐好几十口人,热热闹闹的。  对于是去是留,沈薇多次提到想回去,“毕竟是两代人,住在一起真不方便。”。  但眼下,孩子还小,闺女肩上的担子不轻,她又是矛盾的,“现在我是掏心掏肺的愿意帮她,她真要让我走我还舍不得,我就觉得我舍不得这个孩子,舍不得她们娘俩。”  今年4月份,沈薇和老伴回老家待了20来天,外孙子在视频里跟他们打招呼,那边在电话里“啊”一喊,这边老人的心也被勾住了,“什么苦啊累啊,你都没有了”。  而对于有些人来说,已经错过了选择去留的机会。2017年7月,岳芳去世了,离世的前几天,她没有经历太多的痛苦,她像个孩子一样被人喂着鸡蛋羹,围在身边的,都是她最亲近的儿女和孙辈。今年的清明节,她的骨灰被送回老家河南,葬在老伴的旁边,她终于回到了这个自己最熟悉的地方。
☝找了平盟养老帮,再也不为养老着急了✔平盟养老帮®作为正规养老大品牌(商标注册号22544161),给您提供全方位的优质养老帮助。养老是大事,耽误不起,如果您现在有任何问题,请立即电话咨询18201012949,获得平盟会员资格后,再 加平盟养老帮官方微信☞
养老帮 帮养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申请加入平盟养老帮 请致电18201012949

2005-2018养老帮|平盟养老规划|Archiver|小黑屋|平盟养老帮®(商标注册号22544161) ( 京ICP备09072852  

GMT+8, 2018-10-22 18:39 , Processed in 0.256214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